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日期时间
     
一个老兵的抗战经历
文章作者:张益飞    文章来源:绩溪县委统战部    发布时间:2015-09-08 11:17:59    浏览次数:3513

    叶贞良(小名万志),191612出生于安徽省绩溪县二都大獒乡(现为板桥头乡)东坡村的一户富裕农民家庭,家中有几十亩良田,日子过得还算殷实。8岁(1924年)那年秋,按照家乡风俗进入本村办的小学上学开蒙,在家乡度过了无忧无虑童年时光。之后被父亲送到绩溪县城胡氏小学(新学)上完高小,后考入位于休宁县万安镇的省立徽州中学学习。如果没有日本鬼子入侵中国的“九一八”事变和全民族抗日战争的爆发,也许叶贞良的人生和普通的乡村年轻人一样,学业完成后找个差事,承担起家庭兴盛的责任。

一、书,不读了,当兵去

    叶贞良在休宁万安省立徽州中学学习的时候,“九一八”事变已经爆发,日本侵略军很快地占领了我国东北三省,有志青年无不怒气填胸,纷纷投笔从戎抗击日寇,救国雪耻。在休宁上学时,他听到了许多从上海等地经商回来的人说的关于日本侵略中国的一些事,知道了一些情况,开始,他总感觉战争离他还很远,也没有过多地去考虑这些事。19377月,“七七”芦沟桥事变后,中国人民全面抗战开始他上高中三年级当时他22一次日本飞机沿皖赣铁路进行轰炸,绩溪县城、金沙、扬溪、休宁县万安镇都遭到了轰炸,造成了许多人员伤亡。亥山上的休宁中学图书馆也被炸毁。叶贞良感到,书读不下去了,战争越来越近了。正在此时,国民党中央空军军官学校来屯溪招收第十一期学员,他毅然报名。经过考试,他成了国军中央空军军官学校的一名学员,开始学习飞行知识和技术。并在南京中央空军军官学校入伍,成了一名军人。

二、空军飞行员梦破灭,成了陆军

    “八一三”松沪战役失败,上海沦陷后,中央空军军官学校迁至四川成都,在那儿整编成入伍生团并完成了入伍生训练,后迁至江西南昌,开始学习飞行战斗技术。三个月后,再转至云南昆明,开始了飞行训练,他梦想驾着他的战机,驰骋在蓝天。就在叶贞良将要进入高级飞行训练时,意外发生了那天,他和另一名战友驾驶着飞机起飞,进行战术训练,当飞机爬高至100多米时,因引擎意外关闭,飞机失速,他跳伞逃生,无奈高度不够,身受重伤,飞机报废。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恢复,伤愈,但他的大脑受到冲击影响了平衡能力,不再适合飞行而停止飞行训练。

    为了实现抗敌报国之志,虽然学习飞行不可能了,但是还有陆军学校可以读,学好本领,照样可以报效国家。不久叶贞良就转入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前身是黄埔军校)第一总队步兵科第十六期学习军事技术,当时校址在四川成都。

    194110月军校十六期毕业后,先在万县第十八军见习,1942年初被分配到国民党陆军第三十二军第十一师第三十三团二营六连任少尉排长,成为了一名军官。后转调到第八军第五师第十三团二营六连任少尉排长、师部中尉参谋、师卫生队上尉队长、第五师第十五团三营九连上尉连长、五营上尉副营长、第十四团少校团准团少校作战室主任等。

三、转战湘、鄂、桂

    随着武汉、南昌的相继失守,从1939年开始,日军纠集几十万兵力先后四次攻打长沙,在两次长沙会战中,日军在损失6万余人,大量消耗弹药物资后撤退,无功而返。1942年叶贞良入军职时,恰逢日军第三次攻打长沙,为配合第九战区保卫长沙,他和他的队伍奉命攻击鄂西重镇宜昌,并在湖北宜昌的贺家坪一带驻防,目的是抄袭敌后方交通,阻敌增援。期间多次击退日军进攻。参加鄂西会战,并在宜昌以西、宜都以北长江一线防务,1943年后移师湖南武岗。

    初次带兵。自1942年初,叶贞良被正式任命为少尉排长,成了一名基层带兵的军官,要实现从一名军校生到军官身份的角色转换,期间还经历了一些事情。当时的士兵来源复杂,要叫他们服从命令协调一致还需要动脑筋下功夫。他刚到连队,一个来自四川赵姓的兵有点功夫,他认为,学生娃,写写画画还行,带兵打战,不行。要找他切磋切磋。这事如果处理不好,会影响到部队的协调统一和步调,他没有接他的碴,而是把队伍拉到靶场,进行实弹射击,结果这个兵服了。后来他当了班长,叶贞良还跟他学了点功夫,只是他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

    初上战场。初次上战场对任何人都是一个考验,第一次经历这种大仗,不是演习,是真刀真枪的干,多数人会紧张,手脚不听使唤,没等到命令就开枪;听到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吓得尿裤子的有之,抱头鼠窜的有之。针对这样的情况,在上战场时叶贞良要求老兵看好新兵,不能让他们由于紧张而影响战斗。

    初次战斗。有一次,他们连接到命令,在湖北贺家坪的几个山坡驻守,伏击阻击日军,对面的鬼子有一个中队,他们连依照命令驻守一个小山头,上阵地后,他们抓紧时间挖壕沟,筑工事,挖散兵坑,分配火力配置,积极备战。当他们部队刚刚展开,鬼子上来了。等鬼子进入伏击圈,团长命令开火。一轮攻击后,鬼子死伤二十几人,我方伤亡近六十。鬼子后撒,用炮轰国军阵地,这样他们就十分被动。一阵炮击后鬼子就地还击。当时国军用的家伙多数还是“汉阳造”枪,“中正式”枪也有,但很少。汉阳造步枪射程不及鬼子的三八大盖。汉阳造的枪支在200米左右杀伤力大。机枪、大炮有,但少,火力装备没有日军强,一时间枪林弹雨,炮火纷飞,伤亡较大。团长一看顶不住就命令撤退,把阵地暂时让给鬼子。当时他们连许多人都打红了眼,不愿撤。刚撒下不久,鬼子就占领了的阵地,炮兵一顿炮火,把敌人打得屁滚尿流。然后,开始反击,战况极为惨烈,几经争夺,在付出了惨痛伤亡后,守住了阵地。他的那个连伤亡过半。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么惨重的伤亡,看见这么多淋漓的鲜血。虽然,之前他也有心理准备,也告诫他的部下,打仗,就会流血牺牲,他甚至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这一幕真实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经历血与火的考验和洗礼。

    那次战斗后,叶贞良被调到第三十二军第十一师任师部中尉参谋后任师卫生队上尉队长。

    死里逃生的意外。19445月,叶贞良调任国军第五师第十五团三营九连上尉连长。当时他们驻扎在湖南武岗。一次他们连接受了一个护送押运弹药给养,共计十二辆卡车。途径一个峡谷中的公路时,与一个小队的鬼子遭遇,双方交火。敌人火力比较猛,双方中间相距不到500米,如果鬼子有迫击炮攻击,如果打中弹药车,会引发连环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正当双方激战时,突然交战的中间地段山坡意外发生塌方,将交战双方隔离开来,他们立即上车,摆脱了日军的纠缠,安全地将弹药补给送到了前线。他后来说如果塌方推迟半个小时,他们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也许他自己也就为国捐躯了。

    1944年底,他们连奉调去广西全州驻守,在那里修筑防御工事,也进行了几次零星战斗。

    194510月底,抗战胜利后,他所在的第五师奉命从柳州机场空运到上海,叶贞良他们连奉命至南翔、真如一带接收日寇军事物资仓库。

四、自动脱离内战战场

    19461月叶贞良所在的第五师又奉命运到北(京)、津,北宁路一带驻防,当时内战已经暴发,第五师被调配归华北剿总傅作义指挥。

    一次战斗促使年轻的叶贞良萌生了脱离内战战场的想法。那是一个夜晚,他们的防区遭到不名武装的袭击,他命令部队还击,战斗很激烈,双方互有伤亡。到快天亮时战斗结束。第二天他到发生战斗的地方察看,见到对方伤亡的人中只有几个是穿着军装的人员,大部份死者者是穿着老百姓的服装,像是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人。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思想支撑着他们敢向武装到牙齿的国军正规军发动攻击?这场战斗是为什么?军队不是保护老百姓的吗?他陷入了深思。再加上叶贞良从军多年目睹国民党政府腐败,他对“党国”失去了信心。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当时他年将三十,于是萌生了解甲之心

    他在其回忆录中写道:“抗战与内战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战争,为民族生存而抗战,义不容辞。而内战是同室操戈,只能让仇者快,亲者痛,让敌人坐收渔利,为内战而死不值得,厌战心理,自然而生”。

    叶贞良在部队服役期间,其父亲(叶晖三)时常来信,虽不能明言,但他觉到父亲与新四军游击队有联系,并经常催其回家,脱离部队之心更决。早在1947年其父亲(叶晖三)和兄(叶贞述)与当地的新四军游击组织联系,与地方行政联防区署顽固份子大獒乡乡长张炳文,(叶贞良父姐之子,叶贞良的表兄。此人于194911月被人民政府镇压)敌对斗争,奉游击干部老郭(胡明)指示经常来信来电催他回家协助;

    19488月叶贞良被保送到国民党南京步兵专校学习受训,逐趁这个机会就带着妻子并他的勤务兵刘文林(天津人,后在板桥头乡东坡村成家务农,现年88岁,健在),直至南下返家,脱离伪部队。

五、为解放绩溪做有益的工作

    叶贞良回到家中的第三天晚上,与游击干部王宗汉、许家鑽、叶维章等见了面以后陆续和陈绩松、杏仁等见了面。过了几天,伪保五旅进驻蜀马乡沿途抓去东村程买来、葛家湾葛金水、黄仲三、葛法和、双岭下陈XX五名与游击队联系的人,要以通匪论罪,叶贞良受游击队的委托,利用其国军军官身份前去与保五旅谈判,进行担保,一连谈一星期,最后以个人名义担保负责,全部保释。

    游击干部叶维章要求叶贞良住绩溪县里,设联络点,并绘制伪军绩溪城防图,大约用了一个星期,他在扬溪下三里处将其绘制的绩溪县城防布置图交给了游击队联络员舒序如(舒梦熊的父亲,老区人民代表)转交游击部队,为解放绩溪县城做出了贡献。

    解放后,行政村成立,他受命编制行政村人口与田亩登记册,以备以后土改用。

后  记

    叶贞良老人生活要求不高,直到1995年年近八旬的叶贞良向有关部门申诉,提出享受“三老”定补要求,以减轻儿女们的负担。他找到了当时的游击干部叶维章,1996625日,叶维章写下了:“该同志当时确实为我们做了不少工作,此反映的情况属实。”的证明。他生活简朴,经常以的玉米粉、面粉、鸡蛋等食材自制玉米饼当主食。晚年,喜欢军大衣,他每当在影视作品中看到战争场面时,总要评价一番,“这仗咋能这样打呀?,应该……”这,也许是军旅生涯留下的印记吧。

    20022月,叶贞良老先生在家中去世,享年86岁。(绩溪县政协 张益飞)

                            

访问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XCTZB.GOV.CN.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宣城市鳌峰中路68号    电话:0563-3024615    传真:0563-3022621
中共宣城市委统战部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10017070号    后台管理     技术支持: 地宝网络
网站投稿邮箱ahxctz@163.com